嫦娥奔月故事
正在加載數據...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新聞之窗>> 圖書推薦 >> 詳細內容

為什么說“世界橋梁建設,21世紀看中國”——訪《跨山越海:新中國70年橋梁成就紀實》作者喻季欣

2019-10-14 11:03:09

來源:新華網 作者:
0 0

新華網廣州10月13日電(記者 劉大江)“世界橋梁建設,21世紀看中國”,這一流布甚廣的說法,源自哪里?因何而起?

  日前,由廣東作家喻季欣創作、廣東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首部展示新中國70年橋梁建設成就的長篇報告文學《跨山越海:新中國70年橋梁成就紀實》(以下簡稱《跨山越海》)是這樣介紹的——

  1964年9月,正在建設中的南京長江大橋5號和4號橋墩的錨繩被突如其來的秋汛洪濤先后崩斷,兩個自重6000多噸、8層樓高的沉井在激流中左右漂浮擺動,情況異常危急。建設單位中鐵大橋局(今中鐵大橋局集團有限公司前身)全力搶險,最后采用時任大橋局二橋處設計組組長林蔭岳工程師的“平衡重止擺船”方案克服了沉井擺動,化險為夷。1980年9月,林蔭岳參加在維也納召開的國際橋梁與結構學會第11屆大會,在會上宣讀了與他人合作的《深水浮式沉井的擺動》學術論文。南京長江大橋建設的止擺經驗和成果多年后仍受到與會代表的高度關注,主持當天會議的國際著名橋梁振動專家伊藤學博士如此評價:“感謝報告人出色的發言,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第一次在這個講壇上發言,希望我們今后加強學術交流。”

  伊藤學是日本東京大學教授,后來曾擔任國際橋梁協會主席,也許是這“第一次”讓他開始感受到中國橋梁建設經驗的世界意義與價值。多年后,“世界橋梁建設,70年代看歐美,90年代看日本,21世紀看中國”這一廣為傳播的說法,即出自他的口中。

  新中國70年橋梁建設還有哪些佐證這一說法的故事?作者為什么選擇這一題材?作品以橋禮贊新中國有哪些獨特之處?記者就此采訪了本書作者喻季欣。

  實干興邦:“七彩七橋七十年,大國大橋大精神”

  “‘逢山開路,遇水架橋’,這8個字是我多年采訪、寫作橋梁故事最難忘的場景和感受。”喻季欣開門見山說道,“新中國70年來,我國建成大型公路橋梁超過80萬座,大型鐵路橋梁超過20萬座,這在世界各國是獨一無二的。無疑,新中國70年橋梁建設成就是一個富有歷史與時代內涵的重大創作題材,是獨具魅力的‘實干興邦’中國故事,是充滿審美意味的文學畫卷。”

  喻季欣介紹,從發展與專業角度觀察,新中國70年每10年的橋梁建設,從技術發展、時代進步和對一個環境經濟社會發展產生的強大推動作用,形成了一種“橋梁形象”:從大江大河向大山大海、從平原向高原步步推進,跨山越海,舊貌換新顏,無不體現中國橋梁建設者的創造、創新與創舉。

  “我思考并認定,這正是本書創作要努力揭示的時代主題。”喻季欣深情地說,“由此就能回答為什么‘世界橋梁建設,21世紀看中國’。”

  作為一本書,它的容量畢竟有限。在構思時,喻季欣選擇了每十年一座有代表性的、能充分反映中國橋梁建設發展歷程節點的橋作為重點描寫對象,七座橋以點帶面,七章結構有機一體。“七彩七橋七十年,大國大橋大精神”便成為揭示本書主題的結構主線。

  從“起宏圖”到“中國標準”:看奮斗、察國運、觀世界

  《跨山越海》是喻季欣近年來創作的第二部有關橋梁題材的報告文學。“港珠澳大橋建成后,我創作出版了《心橋永恒----中國港珠澳大橋啟示錄》。”喻季欣說,“正是這本書的深入采訪給我了極大震動:中國的橋梁建設成就值得大書特書。”

  明乎此,喻季欣迅即制定采寫計劃。他是恢復高考后的首批大學生,曾從事文學創作8年、做記者10年、在暨南大學當教授12年,11次進西藏、新疆調研廣東援藏援疆工作,走遍了全國,并多方面寫過橋梁建設。去年退休后他又自費去歐美、日本等一些國家考察橋梁,今年初專門對長江中下游、東南沿海的大型橋梁作廣泛深入采訪,對幾代橋梁建設者和專家、學者登門拜訪求教。長期的生活積累和采寫港珠澳大橋的經歷,使他很快進入創作狀態,思考和感悟也隨之而來。

  喻季欣坦承:“新中國成立之初百廢待興,萬里長江第一橋武漢長江大橋建設某種程度上是從‘拜師學藝’開始的。”他介紹,這座橋是前蘇聯上世紀50年代援建中國的156個項目之一,并派來一批專家,建設單位由此提出“建成學會”的口號。但大橋建設者發揮善于建設一個新中國的創造與拼搏精神,不僅“建成學會”,在緊接的長江第二座大橋南京大橋建設,建設者高揚“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精神,發憤圖強以8年時間建成,而被稱為“爭氣橋”,譽為“自力更生的典范”。當然這期間也有曲折,如九江長江大橋建設前期正處“文革”,前后21年才建成。

  “這正可看出橋梁建設系國運。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橋梁建設一路高歌猛進,在21世紀第二個十年更以‘世界七大奇跡之一’的港珠澳大橋‘驚艷世界’。”回顧多年的采訪,喻季欣感悟頗深:“從武漢長江大橋標志我國大型橋梁建設‘起宏圖’,到港珠澳大橋推出橋梁建設的‘中國標準’,新中國一代代橋梁建設者從接續奮斗到改寫世界橋梁建設格局,邁向世界建橋強國。由此看奮斗,實干興邦;察國運,民族復興;觀世界,大國崛起。”

  中國報告文學學會常務副會長、中國作家協會報告文學委員會副主任李炳銀在該書封底的推薦語中這樣寫道:“作者的軍人、記者和教授經歷、學養,呈現在全書的字里行間;思考深邃、文字優美、真情感人,敘述一氣呵成;是一部集思想性、文學性、可讀性于一體的優秀紀實文學作品、主題創作精品。”

  審美追求:作品主題與人物形象并舉

  隨著新中國70年橋梁建設偉大成就的呈現,《跨山越海》不斷開掘“奮斗”內涵,深化“實干興邦”主題。

  “對選定詳寫的每一座橋,我都特別介紹橋的特殊地理環境、建橋需要解決的重大技術問題,即風險與挑戰。圍繞風險與挑戰著墨奮斗的作為與精神、展示中國橋的歷史傳承與文化血脈,這一切是通過塑造人物群像來實現的。”喻季欣介紹,他在書中寫到近百位人物,突出塑造了茅以升、李文驥、彭敏、梅旸春、李國豪、唐澄寰、劉長元、董明芳、方秦漢、鄭明珠、林榮有、譚國順、朱永靈、林鳴、張寶蘭等幾代橋梁建設功臣和新時代先鋒人物形象。

  隨著技術發展,橋梁建設注入時代文明與智慧,梁橋、拱橋、斜拉橋和懸索橋需要各克難關。同時,不同地域環境又有不同復雜情況。可以說世界各國的橋梁建設都是在不同的橋型和環境下迎向風險與挑戰。新中國70年從建橋大國邁向建橋強國,正是在迎接一個個挑戰、化解各種不同風險中闖出的中國特色之路。新中國一代代橋梁建設者,或一生情系橋梁事業,或為橋梁建設鞠躬盡瘁;或丹心凝匠心,或舍小家為國家。他們人生的一個共同信念與精神高地都是:“逢山開路,遇水架橋”。

  “逢山開路,遇水架橋”是一個國家的奮斗精神,是中華民族的歷史傳承,是世界文明的光華綻放;它閃耀實干興邦、大國崛起、民族復興的時代光輝。由橋而人,從信念到精神,以新中國橋梁建設成就的一脈壯麗史詩禮贊新中國,便是《跨山越海》回答為什么“世界橋梁建設,21 世紀看中國”的歷史之問與現實之由。

?

編輯: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相關文章

  • 沒有相關信息
嫦娥奔月故事 3086072004423099452368355487290149060759062727274350242031337588622825442676846798248198365451264957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